返回

《搏命兩頭騰》 ——給演員的考試

23/05/2013

澳門日報 | E04 | 演藝 | By 涂小蝶

我慕希治閣創作之名而走進《搏命兩頭騰》的觀衆席中。這是一個偵探喜劇,原名The Thirty-nine Steps。一九一五年,蘇格蘭小說家John Duncan寫了小說The Thirty-nine Steps。之後,曾經有四名導演將小說改編,搬上銀幕,其中最著名的版本是希治閣於一九三五年拍攝的版本,中文片名為《國防大機密》,背景是蘇格蘭,一個關於英國軍事的特務故事。

《搏》劇的劇本改編司徒偉健將背景改為香港抗戰時期。主人翁夏棕林引女特務舒國梅入室,後者卻被殺,他因而無端捲入政治漩渦,被誣陷殺人和追殺。在被追殺過程中,又遇上兩名令她心動的女子彭美蓮和杜亞蘭,以及很多奇形怪狀的人。全程加插了很多笑料,最後當然是夏棕林沉冤得雪,並且抱得美人歸,喜劇收場。

此劇除了故事大網取材自The Thirty-nine Steps之外,相信與希治閣的電影版本並無太多相似,因為它其實是改編自由Patrick Barlow編劇的舞台劇版The 39 Steps。此劇曾獲英國奧利花最佳喜劇大獎,由四名演員分飾一百五十個角色,二○○五年在英國首演。

《搏》劇的改編者是外國喜鬧劇翻譯和香港喜鬧劇原創高手司徒偉健,他的獲獎作品《頭注香》可能是唯一贏得香港舞劇獎“最佳編劇”獎的鬧劇。他的改編向來都很到位,這次將時代背景改在抗戰時期亦自然流暢。由於此劇以喜鬧劇形式包裝,故觀衆對眞實歷史背景不會太考究。不過,將當時的馬來亞稱為馬來西亞仍有點礙耳。

本劇最大特色是將舞台變成一個電台,四名演員也扮演了播音員的角色。同時,配音效的人員也在台左出現,並在觀衆面前現場配音效。這種做法一來令時代背景更具懷舊之感(大概自電視機誕生之後,電台便開始被視為“舊式”的代表),二來為舞台加添新意和趣味,三來令觀衆有更多東西可看。不過,有時聲音太大,掩蓋了台詞,需要再作調校。

導演黃龍斌在澳洲學習形體,禁不住將自己所學用在《搏》劇之上。這種做法有好有不好,好的是為舞台加上新意,亦能有導演自己的“簽名風格”。在夏棕林與彭美蓮的一場“窗框戲”,二人的形體表演能為該場戲添上旖旎之感。不好之處是未必所有演員都在這方面有才華,效果未必一定好,有時反而會叫演員獻醜。還有,劇名為《搏命兩頭騰》,全劇的節奏應該是很快的,有時為了停下來做形體會影響基礎節奏,如有一場戲二人被扣上手扣,中間卻被繩子分隔,二人因沒有默契而不斷走到對方一面。這場戲做得太多、太長、太重複了。個別場口的設計頗為有趣,如以玩具汽車演出夏、杜逃亡的一場戲,加入電筒照明和音響效果,反映導演的一點童心,舒國梅被殺後躺在兩椅背上的動作設計也是很有黑色幽默的。

演員有多次似唸急口令般唸對白,這個安排可眞叫演員見拙了。唸急口令最重要的是發音清楚準確、口齒伶俐和音節鏗鏘,而不是一口氣將台詞急速唸畢便行。快、準和正是條件,即使觀衆在演員將台詞以加快了八倍的速度唸出,仍能一字不漏地聽得清清楚楚才是成功。這次我卻連續兩次都因為聽不到演員的急口令而無法知道全劇的重點——“國防大機密”到底是甚麼一回事而跺腳。順帶一提,近年很多舞台演員的咬字和發音都不夠清楚,且加入太多不必要的sh、ch、zh等音,自行將廣府話“改革”,都是需要注意的地方。

可能由於四名演員要分別扮演多個角色,而且全劇節奏很快,有時候他們會不自覺地從自己的角色走了出來,又或未能在短時間內完全走進角色,相信這是此劇給演員的最大難度。這個戲對演員演技要求之高,簡直可以作考試之用。相信他日有機會重演時,演員在進出不同角色時會更自如。由於劇名為《搏命兩頭騰》,我覺得導演若要求演員“騰”得更快、更多、更搏命,更富節奏感,更能掌握時間性,效果會更好。

整體來說,這個喜劇會為觀衆所喜,能為觀衆帶來愉快的一晚,要躋身香港舞台劇獎的“十大最喜愛的劇目”之中亦非難事。

塗小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