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英劇團文獻曝光 滿載人文情懷

03/04/2019

香港經濟日報 | A16 | 新聞特寫 | By 岑志剛

戲劇作品往往是社會的寫照。創立40年的中英劇團,過去將戲劇教育視為己任,培育出李鎮洲、詹瑞文、白只等本土戲劇人才,同時緊貼社會脈搏,透過戲劇反映香港社會變遷。從中英會談到香港回歸,以至近年的鮮魚行學校殺校風波,統統成為聚光燈下的戲劇題材。

劇團去年成立首個劇團檔案文獻庫,明天起至本月13日展出首批25套珍貴藏品,包括劇照、演出片段、製作草圖、手稿和場刊等,藉以推動其他藝術團體保存香港歷史,貫徹「戲劇人」對社會的人文關懷精神。

故事要追溯至上世紀70年代末期,一名從事劇場工作的英國人狄必達(Peter Day)在香港轉機,眼見香港沒有英語劇團,遂建議英國文化協會成立一個新劇團,引進在英國已廣泛推行的教育劇場(Theatre-in-Education),於是中英劇團在79年誕生,為香港戲劇發展開啟新一頁。

詹瑞文白只彭秀慧 劇團土壤成長

這個老牌劇團雖以「中英」為名,但在成立初期,不論導演、演員和行政人員全都是英國人,81年開始招聘華人演員,為香港劇界本土化踏出第一步,不僅培訓出李鎮洲、黃美蘭、孫惠芳等香港第一代資深演員,還有中英劇團現任藝術總監張可堅。

張可堅憶述,其時英國演員每早開設工作坊,向華人演員傳授演技,可說是香港戲劇界的「育嬰室」,隨着世代交替,演員一代接一代離開劇團發展,在其他界別實踐所學,「他們做了幾年就會出去闖。」著名舞台劇演員詹瑞文,憑《踏血尋梅》橫掃金像獎和金馬獎的白只,以及去年獲頒金像獎新晉導演的彭秀慧,均在中英的土壤成長。

中英劇團成立初期主要演出英語劇目,踏入80年代中期,香港劇界開始強調本土創作,中英亦逐漸向「中」聚焦。

80年代中期 英語劇目漸轉「中」

張可堅指出,1984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時任中英藝術總監的高本納(Bernard Goss)推出《我係香港人》一劇,以外國人角度講述香港發展歷史和前途問題,是中英劇目題材本土化和社會化的分水嶺;其後上演的《元宵》是莎劇《第十二夜》的中國化改編,《女大不中留》和《禧春酒店》將西洋劇改為香港背景,轟動當時本土劇界,坊間要求重演的呼聲不斷。

與此同時,80年代末,香港演藝學院有首批畢業生投入劇界,是加強推動題材本土化的一股浪潮,著名演員張達明便是當中代表人物。時值內地改革開放,他加入中英劇團後,撰寫了《客鄉途情遠》一劇,講述90年代香港家庭回內地娶妻,在故事加入自身經歷,「那時返鄉下,我媽會擔幾擔米,我會穿7條褲,返到去會逐條除俾人,俾叔叔、表弟。」最終該劇獲1992年的第一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最佳編劇獎。

93年,一直推動戲劇本土化的古天農由香港話劇團轉投中英劇團,成為劇團有史以來首位華人藝術總監,25年間先後執導、編寫及演出多部具本土特色的作品,包括描寫村校停辦的《芳草校園》及以鮮魚行學校殺校為背景的《冰鮮校園》等。

首批25套珍貴藏品 文化中心展出

回顧過去40年,中英的戲劇教育工作從不間斷,為了讓任何兒童都能欣賞戲劇和接受戲劇教育,劇團在各大中、小學校巡迴演出,足迹甚至遍及越南船民營,「戲劇人好關心社會!」張可堅指出,中英在08年充當「爛頭卒」成立「元朗.天水圍青少年音樂劇團」,為當區兒童提供演技、唱歌及舞蹈訓練,「因為裏面好少文娛設施,好少接觸機會;佢哋不只是來學嘢,也要回饋社會,要探訪老人中心,要表演俾老人睇。」

展望將來,他希望推出更多具人文關懷精神的戲劇,「可以接觸到觀眾的心靈,睇完套戲,可以有嘢帶走。」

劇團去年成立全港首個劇團檔案文獻庫,4月4日至13日在文化中心大堂展出首批25套珍貴藏品,包括劇照、演出片段、製作草圖、手稿和場刊等。張可堅形容這些檔案是「文化軟件」,希望展覽帶來示範作用,推動其他表演藝術和文化團體,有系統地整理其歷史,「我諗過多幾十年,或者一百幾十年,大家都唔喺度;如果能好好保存,對一個地方的歷史係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