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解憂

24/09/2018

E05 | 文化廊 | 沿圖有話 | By 黃子翔

東野圭吾的作品,我看得不算多,更稱不上是他的書迷,卻倒是看過不少以其原著改編的電影,好像今年五月上映的《當祈禱落幕時》,也覺精采。

東野圭吾近年一本《解憂雜貨店》很受歡迎,不僅拍成電影,中英劇團也製作同名舞台劇,十月公演。為求原汁原味,這次我就先欣賞原著小說,再進場看舞台劇。

沾上奇幻色彩的《解憂雜貨店》,故事一開始就很吸引了,三個剛入屋爆竊的無業青年,闖進浪矢雜貨店,本來打算暫避一晚,卻發現鐵捲門前郵件投遞口,被投進了信件,拆開一看,原來是一封署名「月亮兔」的諮商信,她正在為陪伴患癌男友和出征奧運集訓之間作抉擇,素聞浪矢雜貨店專為人們解煩憂,便投來此信。三青年不明所以,卻仍然寫了回信,並放進店鋪後方牛奶箱去,信件居然頃間消失,不久月亮兔下一封信件又再出現,如此一來一回,三青年漸漸發現,這家浪矢雜貨店,似乎能穿越時空,既能收到三十年前的諮商信,也能把回信交到他們手中。

原以為故事會如此這般的以三青年為主角發展下去,怎料餘下章節,主角視點換成其他人物,有時是三十年前的諮商人,有時甚至是浪矢雜貨店主人浪矢雄治本人,讀者就像砌拼圖一樣,這裏拼一塊,那裏砌一塊,慢慢鋪陳出一幅完整畫面,逐漸了解那到底是甚麼一回事,為該作塗上一抹濃烈的推理色彩,縱然這部推理作品,沒有殺人,沒有懸案,甚至沒有壞人。

讀畢全書,自會發現書中的人與事全有牽連,也由於時空穿梭,他們互為因果,錯綜複雜,十分微妙。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誠如浪矢爺爺所說,每個諮商人心底裏都有一個答案,他們仍然提出諮商,只想有個依靠,或者想借助別人的口/手,給軟弱的自己來個當頭棒喝,又或者至少至少,找到一對聆聽自己心底話的耳朵。

活在煩擾亂世,願大家都找到自己的解憂雜貨店。

文:黃子翔 圖:星島圖片庫、陳鐵剛jan.wong@singtaonewscor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