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孔子不落俗套

13/12/2018

E04 | 演藝 | 戲言戲語 | By 風語

香港中英劇團來澳演出的原創劇《孔子 · 回首63》,編劇與導演都沒有扛出媚俗的噱頭,故事以歷史為藍本,添加了一些虛構角色和情節,以年屆七十三之齡的孔子回顧六十三歲那年率領眾弟子投奔楚國,途中被陳國與蔡國所困,被斷了七日糧食的一段落難遭遇,由此引申出對孔子學說的正反爭議及孔子本人的自我反思。孔子享壽七十三,那是他臨終前的自我一生審視。

《孔子 · 回首63》不屬於通俗劇的戲路,自是很難討觀眾的歡心,文縐縐的非現代口語台詞在今天文字低落的社會也不易讓觀眾聽明白,演這類戲是需要有無視票房得失的勇氣。這個演出製作龐大、嚴謹,中英劇團的誠意可嘉,而在今天港澳劇場的低迷市道與環境生態下,敢於製作這類明知不討好市場的製作,實在值得為它鼓掌。

故事既然不偏重娛樂性,於是,對普羅觀眾來說,好不好看便是見仁見智,但現社會確實需要這樣的戲,這一代文化墮落的人需要這樣的戲,充斥媚俗噱頭的劇場需要這類有赤子之心的戲。現今的劇場作品愈來愈浮誇媚俗,不問劇情、角色是否需要,粗話俗語脫口橫飛,粗鄙冒犯的台詞彷彿成為了時尚。劇場有需要回歸藝術的初心,回歸藝術的基本,而愈來愈崇尚粗鄙的觀眾也實在有需要被導回正途。

從來聖人的傳記最難寫,難在忌諱多,難寫出人氣。雖然,《孔子 · 回首63》並非人物傳記,但孔子被尊為萬世師表,一生謹言慎行,描寫他的言行總不能胡說胡謅。編劇在孔子這個角色的塑造上已經盡力避免古板木訥,同時盡量將他身邊的弟子寫得人性化;又為了調和氣氛的凝重拘謹,借一個虛構的角色——士兵陳臂——來開展輕鬆的故事枝節。編劇借用了孔子誅殺魯國大夫少正卯這個歷史大懸案作為背景,讓故事大有借題發揮的創作空間。相傳孔子在魯國代理國相職務的時候,才主持了朝政七日,就殺了大夫少正卯,並陳屍三天,令魯國舉國震驚。有一說,少正卯納徒授業,因為教學不拘一格,學術不拘一家一說,引得孔子很多學生都改投到他門下,因而惹起了孔子的殺機。編劇大膽之處在於杜撰了子巽這個女子角色和她的故事。故事中,子巽原是少正卯的門生,企圖為師復仇而女扮男裝混入孔子門下充當弟子。全劇最重要的一場戲是子巽刺殺孔子不遂之後,當眾質疑孔子的學說,指摘他編修《詩經》的時候,僅憑一己的喜惡便把原來三千首古詩刪減至三百首,斥他一家之言害民。孔子的儒家學說為中國帝制敲鼓鳴鑼,子巽的一番忤逆之言對孔子是當頭棒喝,也是對中國人當頭棒喝。這段戲可說是整個戲的核心價值所在。

《孔子 · 回首63》的佈景設計堂皇雅致,除了成功營造出故事的氛圍之外,亦為導演在舞台調度上提供了很大的優勢。近年本地劇場少見如此着重唯美的舞台空間調度和傳統劇場美學的呈現,每個場面的構圖和演員調動都富於美感,顯見導演的心思。當今年輕的導演多偏重於多媒體的運用,都弱於諦造舞台構圖的美感。

《孔子》的完結謝幕也不落俗套。末了,導演沒來一長串嘮嘮叨叨的感謝辭以留住觀眾,完了就是完了,結束得乾淨利落,演員優雅地謝幕,退場。

風 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