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見到與見不到之間

03/09/2018

E05 | 文化廊 |  沿圖有話 | By 黃子翔

  中英劇團《過戶陰陽眼》重演,錯過了First Run的我,這次抓緊機會作席上客。

  大概不少觀眾是衝着編劇龍文康而來。身為電視劇、電影、舞台劇三棲編劇的他,早已交出一張亮麗的成績單,早年為已成電視劇名作《大時代》編劇團隊一員,近年憑《樹大招風》奪台灣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和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另外兩位編劇為伍奇偉和麥天樞),也藉着香港話劇團《維港乾了》得到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

  龍文康的作品,我過去看過不少,他去年上演的編劇作、香港藝術節的《香港家族》三部曲,我也是第三部曲《香港人太空》的觀眾。《香港家族》三部曲講家庭、家族,這個題材早在《過戶陰陽眼》發酵,該劇講的就是萬家一家四口的故事。

萬先生早因意外身亡,在全劇缺席,只剩下一母兩女一子一起過活,他們各有心事,面對各自的困境,關係不算好,亦缺乏溝通,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是家常便飯。

  他們從舊居搬新家,「撞鬼」故事從此開始,三子女輪流開啟「陰陽眼」,他們都見到一個原因不明地困在這個家的鬼魂,後者當然跟各人的心結有關係,他們均初而驚慌繼而習慣起來,也逐漸解開自己的心結,「萬家」燈火重新燃亮。

  全劇有笑有淚,節奏掌握得很好,講家庭、講溫情、講生命、講珍惜,老掉牙主題卻難得地不落俗套。鬼,在劇中介乎見到與見不到之間,但見到與見不到的事情感情,還有太多了,鬼只為喻體和藥引,燃出更多捉不到說不準但很重要的情感花火。劇中一句話:「見到唔使驚,見唔到先至最驚。」最驚見到/見不到甚麼?你話呢?

  龍文康將再次參與香港藝術節,寫出《九江》這部「專出惡人」九江街的烈佬傳,二○一九年上演,期待!

文:黃子翔 圖:中英劇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