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誰是孤星誰賺淚

03/07/2013

信報財經新聞 | C05 | 文化評論 | 戲上心頭 | By 陳鈞潤

音樂劇或近期拍成電影版,單憑曲詞,如非熟悉原著故事,觀眾追複雜情節有困難。何樂為改編雨果小說為英文劇本、張可堅翻譯為粵語、莊培德執導的中英劇團話劇版,故事就講得清晰而可觀!當年音樂劇來香港上演,午餐盒問我:《悲慘世界》劇名很難宣傳。我就提議用1958年尚加賓主演法國電影版在港上映用的中譯名《孤星淚》,沿用至今。這劇名引出另一問題:誰是「孤星」?觀眾為誰灑「淚」?

中英的話劇以「貧窮劇場」形式演出,「爛衫戲」又布景簡約:活動棚架上層可以是閣樓、逃生爬的城牆、跳河自殺的塞納河堤……而攀爬用的木梯也是牢獄鐵窗等等。還有大圓筒是浴缸/翻側壓人車輪/墳穴/巴黎地下水道……全幢景又成了革命者路障,更方便演員包辦轉景;他們也現場奏樂、分飾多角。

音樂劇、唱片封套、電影版海報以至話劇海報,都以小孤女為主體(張可堅譯為「皓雪」,遠勝近似「腰封」音的柯塞特),於是多票選她為「孤星」所指。不過奧斯卡女配角得主是演母親芳婷的安妮夏菲維。今回話劇中,芳婷皓雪母女先後由同一人——新鮮出爐舞台劇獎最佳女配角胡麗英——兼飾,點出二人都有條件賺人熱淚、問鼎孤星!胡麗英的確是千面人,拿女配角獎是反串男角、《搏命兩頭騰》分飾三名女角、今回演芳婷是上半場最惹人同情一角:懷了孕讀到情郎告別信;因女兒皓雪寄養田立德夫婦(張志敏、高少敏)家——有如人質——而遭他們不時苛索錢財;工廠管工趁她借糧而求歡不遂解僱她;賣去長髮後再受理髮師(姚安遜)說服再賣門牙:那兩聲牙齒斷折然後噹然跌進盆中的聲效何等震撼!終於成了個口齒不清的肺病妓女,至死不能再見女兒一面!然後再扮演女童皓雪:遭田立德夫婦奴役虐待、小個子抬大水桶的小孤星!

一人飾兩角出色

胡麗英演兩角色都出色,但觸動我的還有別的角色/演員。朱栢謙演鐵面警官沙維,本是最討人厭的一角,但他能說服我:他出身貧寒,而偏執堅信(因為自小慣見)貧窮和犯罪是必然因果!他的原則性執着,先使他拚命追查巿長是逃犯尚華桑的罪證,到聞說尚華桑被捕,就毫不猶疑向市長認錯要求處分!最終在革命暴動中給死對頭尚華桑饒過一命,把他堅守的信條連根拔!他報恩放過尚華桑,又過不了自己一關而引咎自殺。是和芳婷一般可憐可憫的悲劇人物!

他的獨白有着《奧賽羅》中伊亞戈的負能量,但他並非歹角、更非壞人!

岔開一筆:莊培德演繹何樂為的劇本,充分表現貧窮劇場的百變演技,演員一人兼飾多角更要悲喜皆宜:在悲劇基調中,不時變奏加進喜劇性調劑。於是乎,除了田立德夫婦基本上是諧角,老農人(林鎮威)給馬車壓住,有演員扮馬而為動物爭取尊嚴;全部修女角色全由男人反串;老農人下半場一出來旁白交代他老死了他就倒下身亡;比小孤女皓雪可能更悲慘命運的田立德女兒艾寶妮(楊螢映),少了首On My Own 而性格較多陽光正能量,在革命路障為她單戀的馬希斯擋子彈而死,剛氣絕又彈起來扮演另一革命者……等等。因此戲是悲喜交集,光暗梅花間竹。

一生多難催人淚

回說孤星,其實毋庸爭辯,肯定是尚華桑(盧智燊)。很欣賞去年他演象人的哀而不傷;今回從十九年牢獄之災後演到老,不單情節上歷盡滄桑,難得的是演出性格的發展:由主教以德報怨贈燭台感化他開始,逐步向人格的完美進發。和沙維一樣,有獨白場次來充分表述內心矛盾和人性軟弱之處。得知無辜者被誤作尚華桑,他不斷給理由勸服自己由得他頂包坐牢、自己可以更多做好事造福人群;卻終過不了關而要挺身自首。與皓雪相依為命半生,見她有追求者馬希斯,又在獨白中宣言式確認自己獨佔皓雪的合情合理;結果還不是為皓雪幸福着想,拚了老命背負起重傷的馬希斯,從巴黎地下水道逃生!到小情人終成眷屬,他最後一次無私地向馬希斯交代自己逃犯身世、會影響小兩口子受拖累,而毅然引退隱居,孤獨一生,孤獨而終。這孤星,不單終身獨行地「孤」、不單一生多難催人同情之「淚」、更有着高貴情操,鶴立雞群出世孤高地流芳亦流光如「星」!盧智燊在我眼中是「高人」:高度一向出眾;今回面對兩名身高不遜於他的對手:演沙維的朱栢謙和演馬希斯的劉俊謙「雙謙」,他的角色性格,比都演得出色的雙謙高一個頭!

撰文︰陳鈞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