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黃色小鴨》分子舞台劇

05/01/2018

都市日報 | P58 | WEEKEND | 剝花生館 | By 黃獎

喜歡跟盧智燊導演茶敘,他常會介紹一些外地舞台劇的潮流,讓我有多方面的了解。上星期,他雖然在為新劇《黃色小鴨》綵排而忙碌,還是抽空見了一面。

「近年的劇,有一種無實境的潮流,舞台上呈現的,是一些啟發觀眾思考的元素。」他這樣說,我也可以想像,在新的舞台設計方面,他會引入不同的概念。事實上,自從發展了旋轉舞台之後,轉一轉是辦公室,再轉是公園,然後轉成飯廳的處理,已經沒有難度;觀眾要求的,可能是多一些想像空間,在思維上作出參與。

果然,《黃色小鴨》的舞台是糅合了遊樂場和工廠的組合,主角會一邊盪鞦韆,一邊商議生意,有攻防也有友誼;會走到兒童鋼架上攀爬,與商業對手一較高下。在成人世界中演繹童心,很有創意!

這個劇其實是香港工業家林亮的經歷,他開創了一條玩具之路,他的故事其實就是「尋找快樂的故事」,所以大家會在舞台上見到不同的玩具。「舞台上,你見到玩具是實體的,其他的道具都是虛擬的。」他這樣說的時候,我還未想像得到,他們連打麻將也是虛擬的,四個演員齊齊面對觀眾,手上模擬打麻將,對白卻是商場戰略,看上去像是校際常識問答比賽。

這個劇圍繞着一個問題:「玩具是甚麼?為甚麼可以產生快樂?」其實就是一個傳輸愛的渠道。黃色玩具鴨原來是二次大戰後的產物,一隻大鴨拖着兩三隻小鴨,有點一家大小的投影,對當時的殘缺家庭來說,的確是一種心理補償,很有意思。

林亮先生的一生,經歷了香港淪陷、經濟起飛、97回歸等等事件,90多年的人生,要濃縮粹煉為一個劇,當然有難度。編劇葉君博說:「我們要在紛陳的事件中取捨剪裁,然後像泥膠一般再整合,最後由我們創作出來的人物去經歷。」聽起來,就像分子料理一般,分解再重建,創作成分很高,不是一般的敘事演出。

這個劇還有驚喜,他們安排了歌隊,現場演唱去烘托氣氛,而歌隊是有對白,他們會直接和演員對話,發掘角色的心理迴響。再進一步,由於林亮是玩具大王,他的生平代表作也會逐一登場,代表他不同階段的觀點,除了黃色小鴨之外,還有G.I.Joe、Gina(類似Barbie娃娃的玩具)、變形金剛柯柏文(林亮是第一個引入Hasbro到國內設廠的工業家)……在舞台上見到柯柏文!這絕對是我的期待!

黃獎